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降世邪王
降世邪王

降世邪王鐵馬飛橋

標籤: 柳無邪 都市 降世邪王 雷濤
柳無邪雷濤是都市《降世邪王》中的主要人物,梗概:坍塌,幾十人受傷,姑娘嚇得不敢出門,許多賓客還在醫館療傷,這一切都是因他而起,難道打算拍拍屁股就走人嗎?」女人四十多歲,臉上塗著厚厚的胭脂粉,刺鼻的香氣,有些嗆人,一張弔死鬼的臉看起來讓人噁心,站在柳無邪面前,大呼小叫。「賠償的事情,我會安排人過來商談。」徐義林狠狠瞪了一眼柳無邪,不是訓斥他的時候,...
狀態:連載中 時間:11-06 15:22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小藝死活不肯站起來,腦袋都磕破了,鮮血染紅了地面。
白幽靈也不理會,她願意磕就讓她磕。
「白姑娘,念在你跟主人是好姐妹的份上,救救主人吧。」
小藝艱難的抬起頭,鮮血順着她的額頭滑落,染紅了她的衣衫。
提及姐妹兩個字,白幽靈眼眸中閃過一絲迷茫之色。
「滾!」
白幽靈突然爆發出一股強橫的殺氣,將小藝的身體直接掀飛出去,從白靈殿中飛出來,狠狠摔在街道上。
路過的那些怪物,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紛紛躲避,以免殃及自身。
通幽大帝常年閉關,整個通幽城,一直由白幽靈掌管。
誰敢違背白幽靈,輕者重罰,丟入死靈之城。
重者直接斬殺。
暮歌離開茶樓之後,覺得不對勁,悄悄尾隨在小藝身後。
當年他帶柳無邪過來登記身份,自那之後,白幽靈禁止他進入白靈殿,只能遠遠的看着。
小藝艱難的從地面上爬起來,拖着身體往回走。
白靈殿中,白幽靈摘掉面罩,露出一張絕美的面孔,美的讓人窒息,讓人發狂。
「孽緣,你們就是孽緣,當我前世欠你們的。」
白幽靈說完,身體消失在原地,離開了白靈殿。
葯室之中,突然多了一道白色人影,從懷中拿出一個瓷瓶,倒出一枚藥丸,塞入姑蘇的口中。
等了約莫數息左右,姑蘇悠悠醒來,抬起頭,透過蓬亂的頭髮,看到一個白色背影。
「我就知道你不會看着我死去。」
姑蘇發出一聲慘笑。
「你好自為之,這是最後一次,再有一次,我會親手殺了你。」
白幽靈一直背對着姑蘇,說完,空間一陣扭曲,離開了藥劑。
而這個時候,小藝從外面走進來。
「主人,您醒了!」
見主人蘇醒過來,小藝飛速撲上去。
看着小藝額頭上的傷口,姑蘇輕輕替她將血跡擦拭掉。
「是不是很疼。」
姑蘇拿出藥劑,塗抹在小藝的傷口上。
「不疼,只要主人沒事就好了。」
小藝輕聲抽噎,剛才她真的嚇壞了,怕主人死去。
姑蘇替小藝塗抹藥劑後,傷口很快癒合,她豈能不知道,白幽靈來救自己,是小藝磕頭磕來的。
「小藝,你跟我多少年了?」
姑蘇摸了摸小藝的腦袋,像是對自己的孩子說話。
「三十萬零七年!」
小藝記得很清楚,第一次遇到主人的時候,她還是一個小妖,連自保的能力都沒有。
是主人收留了她,才免遭被其他大妖吃掉。
「這麼久了嗎?」
姑蘇姑娘走到窗前,看了一眼外面的世界。
不知不覺,她在這暗無天日的葯室之中,度過了這麼多的年月。
「主人,你怎麼了?」
看主人情緒不佳,小藝連忙上前,關心的問道。
「小藝,從今天起,你恢復自由身,不用在伺候我這個廢人了。」
姑蘇說完,一縷金光從小藝的體內飛出來,切斷他們主僕之間的關係。
「不,我就要呆在主人身邊。」
小藝哭了,哭得稀里嘩啦。
她習慣了現在的生活,離開了主人,她甚至不知道去哪裡,該如何生存。
但是她卻不知道,放眼通幽城,小藝的戰鬥力,起碼能排進前十。
只是她不知道罷了。
「走吧,我想一個人靜靜,以後長明燈要是亮了,你可以來看看我,其他時間就不要來打攪我了。」
姑蘇有些累了,示意小藝可以離開了。
見主人心意已決,小藝只好站起來,離開了閣樓。
掛在閣樓上的長明燈突然熄滅,整個閣樓,瞬間被黑暗吞噬掉。
……
輪迴世界!
柳無邪終於擺脫了石族的追殺,進入一片荒蕪之地。
這裡沒有黑色石頭,地面上非常的柔軟,踩在上面,彷彿踩在一團棉花上。
此地沒有仙氣,柳無邪儘可能選擇步行,節省仙氣的消耗。
將衣服掀開,胸前的黑色印記,依舊沒有消失,不過灼熱感消失了。
「奇怪,生死相離果怎麼會自己炸開,鑽入我的鼻腔,難道我身上有什麼東西吸引生死相離果?」
看着胸前的印記,柳無邪喃喃說道。
「主人,我也覺得奇怪,輪迴世界這麼大,我們怎麼會闖入石族的部落,難道是生死相離果的原因,將主人引誘到此處。」
素娘智慧絕頂,這一年多來,沒少幫助主人分析。
柳無邪回憶這段時間的遭遇,發現素娘說的很有道理。
前往石族部落之前,他本打算朝右側行走,好像身體有股神秘力量支配着他,這才走向石族部落。
「先不去管他了,尋找龍影要緊。」
生死相離果的事情,暫且拋擲一旁。
茫茫輪迴世界,想要尋找一個人,無異於.大海撈針。
極遠處一座小山峰上,站着一名衣衫破爛的女子,從洞府裏面走出來,眺望遠方。
「柳大哥,你什麼時候能來接我回去。」
衣衫破爛的女子,梳理一下凌亂的頭髮,眼眸中充滿着期盼。
女子正是龍影,跌落輪迴之路後,一直在輪迴世界飄蕩。
說完!
龍影回到洞府,利用大石將洞府堵住。
輪迴世界極其不安全,經常有怪物從她洞府前面走過。
這一年多時間,她東躲西藏,不知道換了多少個地方。
每個地方不能居住超過一個月。
超過一個月之後,就會被不死血族發現。
不死血族對人類血液味道極其的敏感,縱然相隔數千里,也能聞到。
距離一個月之期,還有兩天時間。
意味着兩天之後,又要走上逃亡之路,尋找新的安全地帶。
柳無邪踩在柔軟的泥土上,深一腳淺一腳的前進。
走了約莫大半天時間,前方出現一座巨型山谷。
鬆軟的泥土逐漸消失,取而代之是長滿黑毛的地面。
這不是青草,青草是綠色的。
地面上生長的是黑色毛髮,乍一看很是瘮得慌。
「地生黑毛,羅剎駕到!」
踩在黑毛上面,腦海中不自覺的冒出一段話。
「羅剎族!」
柳無邪身體一驚,迅速朝另外一側挪去。
不出意外,他進入羅剎族的地盤了。
羅剎族是十大種族之中,最好戰的一個種族,遇到他們,能有多遠就躲多遠。
倒不是柳無邪懼怕,他進來的目的,是尋找龍影,不想節外生枝。
「呼呼……」
空中突然傳來呼呼聲,柳無邪情不自禁抬頭朝天上看去。
一隻黑不溜秋的巨大羅剎族,扇動着雙翅,盤旋在他頭頂上。
羅剎族的修鍊方式,最快的就是吞食生靈的血肉。
他們自身的先天體質和修鍊的功法,能夠將血肉中蘊含的血氣和聖力,轉化為自己的力量。
吞食的血肉品質越高,他們的修為增長得就越快。而且人類的血肉對他們而言最是美味。
羅剎族善於藏匿,天生精通遁地之術。
很多時候他們都會在地底行軍,以掩人耳目。
而且羅剎族在整個宇宙中都是精神力之道的領先者。
羅剎族男性,外貌極其醜陋,但是力大無窮。
他們幾乎都是天生神力,能夠搬山移岳。
肉身極其強大,足以和不死血族相提並論。
羅剎族女性,外貌美若天仙,而且精神力方面卻是擁有極高的天賦。
她們可以更加容易修鍊成為精神力半聖,甚至精神力聖者。
美貌配合精神秘術,稍有不慎,修士就會被她們迷惑,最後死於非命。
盤旋在頭頂上的羅剎族,像是一隻巨大的黑色蝙蝠。
強橫的精神力,直奔柳無邪泥丸宮而來。
羅剎族最擅長的就是精神力攻擊。
提及精神力,除了羅剎族之外,像天工族,無面族,他們都是靠精神力攻擊對手。
不過天工族精神力只是一種催動能力,無法直接利用精神力殺人。
無面族只能依靠精神力去迷惑敵人。
而羅剎族則不同,完全可以做到精神力殺人與千里之外。
出現的這頭羅剎族,精神力極其強橫。
換做其他人類前來,強橫的精神力,會瞬間洞穿泥丸宮,陷入昏迷狀態,任由羅剎族蠶食。
精神力還未抵達柳無邪的泥丸宮,天罰之眼已經出手。
更加浩瀚的精神力,像是咆哮的洪水,將羅剎族的精神力掀飛出去。
漂浮在空中的羅剎族身體往後倒飛,精神較量之中,竟然處於下風。篳趣閣
「嗚嗚嗚!」
雙翅扇動的更加激烈,像是在傳導什麼信息。
「主人,他在召喚同伴。」
素娘時刻關注着戰場,發現這頭羅剎族在召集其他同伴過來。
一旦遭遇大面積羅剎族圍攻,自己必死無疑。
就算擁有天罰之眼,也難抵羅剎大軍。
遠處山谷,傳來相同的聲音,地面深處,傳來悶鼓聲,像是無數爬行動物,在地下快速穿梭。
「找死!」
柳無邪大怒,他本不想大動干戈,既然這頭羅剎族找死,那就休怪他不客氣了。
射日弓出現在柳無邪掌心,對準空中的羅剎族。
看到射日弓的那一刻,漂浮在空中的羅剎族嚇得朝遠處飛去。
射日弓威力無匹,專破精神力,可以說是羅剎族的剋星。
難怪這尊羅剎族看到射日弓的那一刻,嚇得倉皇逃竄。
「主人,不能讓他跑了,必須要斬草除根,以免惹來更多羅剎族。」
素娘提醒柳無邪,儘快斬殺這頭羅剎族。
沒有素娘提醒,柳無邪也沒打算放過他。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