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快穿:本宮又活了!
快穿:本宮又活了!

快穿:本宮又活了!小刀郡主

標籤: 倪佳 快穿:本宮又活了! 都市 魏凝兒
正在連載中的都市《快穿:本宮又活了!》,深受讀者們的喜歡,主要人物有魏凝兒倪佳,故事精彩劇情為:\" ...
狀態:連載中 時間:11-06 21:23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沈祟的話,讓宋宴汐再次感覺到了無語。她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害羞,沈祟這身體她都不知道看過多少遍了,別說看了,上手她也不覺得有什麼難為情的。而且身材好歸好,但再好的東西,看多了也就那樣,很難讓人怦然心動。沈祟一旦開始說這種話,她都是不搭理的。表姐大概是累了,很快上樓去休息了,宋母也熬不下去,宋宴汐便接替了她打牌的工作。沈祟就搭了張凳子坐在她旁邊。宋宴汐起先沒搭理他,一直到她連輸五把,聽說…
沈祟的話,讓宋宴汐再次感覺到了無語。
她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害羞,沈祟這身體她都不知道看過多少遍了,別說看了,上手她也不覺得有什麼難為情的。
而且身材好歸好,但再好的東西,看多了也就那樣,很難讓人怦然心動。
沈祟一旦開始說這種話,她都是不搭理的。
表姐大概是累了,很快上樓去休息了,宋母也熬不下去,宋宴汐便接替了她打牌的工作。
沈祟就搭了張凳子坐在她旁邊。
宋宴汐起先沒搭理他,一直到她連輸五把,聽說坐在旁邊的人也有旺不旺人一說,顯然沈祟是不旺她的。宋宴汐有些不耐煩的趕人了「要不你先上去睡覺吧。」
「我不困。」沈祟頓了頓,說。
「上去躺着躺着就困了,你上去吧。」
沈祟看着她,沒什麼情緒說「打牌跟運氣沒多大關係,主要還是看技術,你把你輸的原因歸結到我身上,那是封建迷信。」
宋宴汐說「那你來。」
大伯笑呵呵道「阿祟要不要玩兩把?今天寧寧那個位置確實都是輸,剛剛她媽也輸了不少。」
沈祟聽了,便接手了宋宴汐的牌,這一看,還真是爛得不得了。
他看了看宋宴汐,她臉上倒是有幾分幸災樂禍。
沈祟既然吹牛,那她就看看他怎麼贏唄。
不過她低估了他,沈祟腦子好,記牌算牌一絕,再加上邏輯能力也好,各種順子組的極其順溜,也大膽,炸彈都能說拆就拆,宋宴汐自己打,那肯定是捨不得的。
沈祟贏得輕輕鬆鬆。
大伯笑道「阿祟這水平可以,跟你打牌比較有意思。」
只不過,在沈祟連贏之後,他的臉色就變了。
今天因為玩得都是自己親戚,價格玩的不小,而且大伯平時節儉,輸了這麼多錢,已經有些熬不下去了。
家裡的人平常玩什麼都有個度,大家條件也都不算特別好,一般輸到一定程度,大家就散夥不打了。可沈祟畢竟是第一次來見長輩,大伯不得不捨命陪君子。
宋宴汐提示了沈祟好幾回,後者都無動於衷。
當天一直到凌晨兩點才結束,大伯總共輸了小几千塊。
宋宴汐覺得沈祟肯定不會看不出大伯的不對勁,他這麼做其實不太厚道。
晚上睡覺的時候,說「後面我讓你重新讓我上,你怎麼非要霸佔着,你也不像是個喜歡玩牌的人啊。」
沈祟道,「讓你玩,等着你故意把我賺的,輸回去?」
宋宴汐嘆口氣說「我大伯平常為人很節儉的,一件衣服能穿好幾年,他不碰煙酒,不碰任何不良活動,今天肯定是缺人,他肯定為了不掃大家的興緻,才硬着頭皮上的。結果你贏了人家那麼多。他回去肯定要被我大媽罵。」
沈祟淡淡說「誰叫他技不如人。」
宋宴汐跟他簡直是沒法交流,悶聲倒頭就睡了,任他怎麼叫她她也不理。
沈祟道「我發現你這個人也挺喜歡玩冷暴力。」
宋宴汐諷刺說「那還不是你教得好。」
「那其他的我教過你多少回了,怎麼也不見你學一學?」沈祟又朝她湊過來,「你既然這麼好學,今天再教你兩招?」
得,宋宴汐算是看明白了,這人就是想佔便宜。
但昨晚失誤了,今天宋宴汐可不打算再次被他佔便宜,老老實實睡覺了。
比起宋宴汐,沈祟今天睡的是更加少,宋宴汐起碼睡到六點半,沈祟是五點多就醒了,幾乎一夜沒睡。
因為疲倦,他今晚倒是沒心思做什麼。在宋宴汐身後抱着她很快就睡著了。
第二天,兩個人還是被人喊了半天才起床的。閣樓的門沒關緊,宋母一進來,就看到他倆黏在一起的場面。
「該起床吃飯了。」宋母看了看從身後抱着宋宴汐的沈祟。
他一聽見聲音,就醒了。
然後拍了拍宋宴汐,說「乖乖,起床了。」
宋宴汐不太耐煩的「嘖」了一聲。
沈祟湊下去又要喊她,宋宴汐一隻手拍過來,正好呼在他的臉上。
宋母沉默了,自家女兒這舉動也太潑辣了些。
她覺得過分,沈祟倒是半點沒有覺得不對勁,下了地,喊了她幾句都沒反應,轉頭對於母道「阿姨,你先下去吧,讓她再睡會兒。」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