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玄幻›葉傾懷陸宴塵免費小說
葉傾懷陸宴塵免費小說

葉傾懷陸宴塵免費小說葉傾懷陸宴塵

標籤: 葉傾懷 葉傾懷陸宴塵免費小說 敬敏 玄幻
正在連載中的玄幻《葉傾懷陸宴塵免費小說》,深受讀者們的喜歡,主要人物有葉傾懷敬敏,故事精彩劇情為:樣才符合一個逼迫百姓揭竿而起的昏君形象。葉傾懷看過那篇檄文,言辭犀利,字字如刀,寫得人神共憤。若非是被聲討的對象,連她都忍不住要跟着唾罵一句「竊國者誅」然後提劍加入聲討的大軍。「不愧是陸先生的文采,筆落驚風雨啊。可惜是連篇鬼話。」葉傾懷評價道。檄文中的指責,她一件也不認。......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10 22:38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晚膳過後,葉傾懷在文軒殿里待到了深夜。一般這個時間,她不是在作畫便是在下棋,宮人知道皇帝作畫下棋時喜靜,因此殿里只有御前總管大太監李保全一人伺候着。今日葉傾懷卻將李保全也支了出去,他臨出去的時候,葉傾懷還吩咐他把那隻三足瓷香爐里的香給滅了。…
晚膳過後,葉傾懷在文軒殿里待到了深夜。
一般這個時間,她不是在作畫便是在下棋,宮人知道皇帝作畫下棋時喜靜,因此殿里只有御前總管大太監李保全一人伺候着。
今日葉傾懷卻將李保全也支了出去,他臨出去的時候,葉傾懷還吩咐他把那隻三足瓷香爐里的香給滅了。
沉香的氣味很快就淡了,連帶着那種昏昏欲睡的暖意也消散了。葉傾懷看着書案上攤開來的畫紙出着神。紙上滴墨未染,鎮紙邊放着李保全磨好的墨,冬日的寒意中墨色很快就幹了,她卻仍沒有提筆的意思。
葉傾懷今日無心作畫,她在腦海中反覆回想着白日里與陸宴塵說過的話,字字斟酌,想從其中讀出些謀逆的端倪來。但任憑她百般回憶,都覺得陸宴塵從言談到舉止都是徹頭徹尾的大忠臣,尤其是他對葉傾懷的那份期許和信任,實在不像是裝出來的。若是一定要說他有什麼異樣,葉傾懷思來想去,只想到了兩點。
其一,陸宴塵對朝堂風氣有所不滿。
其二,陸宴塵和文校祭酒的交情恐怕並不如他所說的那麼淺。
但僅憑這兩點,還遠不足以讓他舉起叛旗。
平心而論,陸宴塵入主文軒殿的這三年對葉傾懷可謂是忠心可表,推心置腹。也正是因此,前世葉傾懷看到那紙檄文上落着陸宴塵的名時,才遲遲不肯相信。
朕究竟是做了什麼能讓他如此記恨?是承天門之變?但以陸宴塵對朕的了解,又怎會猜不到那些非朕所為?還是有什麼朕忽略了的細節?
葉傾懷百思不得其解。
「陛下,夜深了。還請陛下以龍體為重。」門外傳來了李保全的聲音,隔着宮門,聽着有些遠。
葉傾懷揉了揉額角,嘆了口氣,站起了身,將那張空白的畫紙抽出來蹙着眉又看了看,才扔在了一邊。
她推開門,候在外面的李保全立即迎上前來,手腳麻利地給她繫上了披風。葉傾懷跨上輿輦,便聽到李保全尖銳的聲音在身後響起。
「起駕回宮——」

次日早朝,葉傾懷問起會審王立松一事,刑部表示大理寺已安排妥當,並按例向葉傾懷遞上了會審議程及陪審名單。
葉傾懷掃了一眼名單,疑惑道「李文清怎不在列?」
一個花白鬍子的老臣出了列,答道「回稟陛下,李文清染了風寒,昨日告了假,此次會審不能列席了。」
他走得慢,說話也慢,身形有些顫顫巍巍的,像是隨時要一頭栽下去一般。
葉傾懷微微眯了眯眼,看着他問道「那御史台由誰出任會審?」
「老臣出任。」老頭子頓了頓,像是想起了什麼來,對着葉傾懷行了一禮道,「老臣乃御史大夫蔣宗文。」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