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遊戲›應寒深林晚辭
應寒深林晚辭

應寒深林晚辭應寒深林晚辭

標籤: 傅易雲 應寒深林晚辭 遊戲 陸厭雨
傅易雲陸厭雨是遊戲小說《應寒深林晚辭》中涉及到的靈魂人物,二人之間的情感糾葛看點十足,作者「應寒深林晚辭」正在潛心更新後續情節中,梗概:林晚詞趴在滿是粘漬的凌亂大床上,一件男士襯衫胡亂套在身上,暴露在外的每一寸肌膚都暗示着兩個小時前她跟男人瘋狂的痕迹。房內水聲停下的時候「砰——」......
狀態:連載中 時間:09-29 15:22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第一千三百四十五章
你不可以死
她使勁地搖頭,只希望是虛驚一場,只希望她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
連着撥了三次安小悅的號碼,每一次都顯示對方已關機。
陸厭雨急了。
「怎麼辦?小悅她會不會出事?」
陸厭雨的聲音里隱隱帶着哭腔。
傅易雲沉聲道「先別慌,都這個點了,也許她在睡覺。」
因為那個夢太過真實,陸厭雨的心始終無法平靜。
她又翻到葉少安的號碼。
葉少安已經被放出了葉家祠堂,他肯定會去找安小悅。
連着給葉少安撥了兩遍。
第一遍,他沒接。
第二遍他才接起,聲音里透着一股被吵醒後的不悅和戾氣。
「你他媽半夜想幹什麼?」
「小悅呢,小悅在哪?」
「小悅?」葉少安清醒了幾分,下意識地朝身旁的位置看去。
身旁卻是空空如也。
他伸手摸了摸邊上的位子,冰冷的。
狠狠地蹙眉。
那個女人早就起來了,她會去哪?
他抬眸朝房間里看了一圈。
沒人,浴室的門倒是虛掩着。
許是因為浴室的窗子開着,有風飄進來。
那扇門被風吹得輕輕晃動,隱約也夾雜着一絲絲血腥味。
不知道為什麼,他的心猛地往下沉。
心中浮起一抹前所未有的恐懼。
「葉少安,小悅呢,小悅沒事吧?」
陸厭雨還在那邊焦急地問。
可是他已經顧不上回答了。
手機扔在床上,他起身,一步一步朝着浴室的方向走。
走得極其緩慢,極其沉重。
每走一步,那股血腥味就好像更濃了幾分。
心頭收緊,越過一抹刺痛。
忽然,他像發了瘋地衝進浴室。
那一刻,滿目的鮮紅印入眼帘,令他窒息到暈厥。
他搖晃着跌坐在地上,渾身顫抖。
他用手捂着嘴,發出一陣陣沙啞又悲戚的嗚咽。
浴缸里,安小悅靜靜地躺在裏面。
她的一條手臂垂在浴缸外面,手腕處劃開了,一滴滴的鮮血順着她的手滴落在地上。
地上血流成河。
葉少安要瘋了,他手腳並用地爬過去。
「不要不要」
他聲音顫抖地哭嚎,拿毛巾堵住她的手腕。
可是沒用了,她的血已經流盡了,她的身子甚至都已經冰冷了。
他崩潰地拽起浴缸里的女人,揪着她的衣領怒吼「你不可以死,誰允許你死了,誰允許你了。
你給我醒來,你醒來,醒來好不好。
小悅,我求你,我求求你
我求你啊,小悅,我不再罵你了。
我們走,我們走得遠遠的,去過平凡的生活好不好,小悅」
男人的怒吼,最後變成了一聲聲悲戚的哀求。
可是懷裡的女人再也聽不到了。
安小悅很快被送去了醫院,然而安小悅早已斷氣,醫生宣布了死亡。
醫生的宣布像是壓死葉少安的最後一根稻草。
葉少安當場倒下了,昏迷不醒,最後還是葉家的人過來將他帶了回去。
安小悅最後的喪事是陸厭雨辦的。
安小悅曾說,她覺得A市也挺好,所以陸厭雨就在A市給她選了一塊上好的墓地。
下葬的那天,葉少安沒來。
天空下起了綿綿細雨。
一場秋雨一場寒,陸厭雨靜靜地站在墓碑前,只覺得渾身冰涼。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